whaaaaa-

有点杂食

【追仪】春

嘘 一辆车罢了




私设ooc慎入




第一次写车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https://m.weibo.cn/6911895890/4411477353729896




一直被屏蔽哭辽球球不要屏蔽我啦




挂了评论我来补

【追仪】思君可追(1)

    渣文笔预警

   



     题目和内容没有太大关系



    “叩叩叩。”


    


   


     “呀,景仪你又来抄家规啦?”几个蓝家子弟看着蹦跶着走进藏书阁的蓝景仪。


   




      “抄家规又怎么了,抄完这五十遍家规我蓝景仪还是蓝家好少年,都不许笑,一边凉快去,走走走!!!再不走我等下就去告诉含光君叫他罚你们抄家规!”


     




      “什么家规......不存在的。”蓝景仪在空荡荡的藏书阁里一边慢悠悠地抄着家规一边嘀嘀咕咕地说。


      




      “思追怎么也不来找我玩,抄家规好无聊啊。”刚嘀咕完便响起了敲门声。


    




      “思追是你吗!”景仪噌的一下放下了抄家规的笔又蹦跶着去开门。


    




      “景仪你怎么又在抄家规啦?这次又犯什么事惹含光君生气啦?”蓝思追拿着刚下山买的点心在蓝景仪眼前晃了晃。


    




      “还不是金凌那个大小姐又跟我吵起来了我就还了他几句嘴而已结果不巧被含光君路过全听见了便罚我抄五十遍家规了,明明是大小姐的错为什么总是我被罚。”蓝景仪愤愤不平道。


    




         “你呀,还真是什么都束缚不住你,这云纹抹额本意就是约束蓝家子弟守规守距你倒好,是一点没把它放在心里,家规都抄几百遍了估计都倒背如流了可还是明知故犯,真是拿你没办法。先休息休息把这点心吃了吧,是我刚下山买的,等下我帮你一起抄。”蓝思追虽是无奈但脸上也还是挂着与往日相同的微笑。


   




        “好呀好呀!!!思追你怎么知道我饿了,就知道思追你最好了,哪像金凌那个大小姐,臭脾气还不来陪陪我。”蓝景仪已经开始吃起了点心。


    




         “好啦不要这样说金公子了,他肯定也不是故意的,金公子或许只是无聊想与景仪玩罢了,不要怪他。”蓝思追笑着说。


     




        “思追你为什么老帮着大小姐说话,说他不是故意的鬼才信嘞,他想跟我玩那绝对是太阳从北边升起了,我觉得他看见我巴不得跟我打一架,我俩见面就没有不斗嘴过,每次都是以我被含光君罚抄家规当结尾。”蓝景仪嘴巴里一边嚼着点心一边委屈巴巴地控诉着他对金凌的不满。


     




        “金公子人不坏的,就是脾气可能稍微倔了一点,景仪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相信金公子肯定是拿你当做很好的朋友的。”蓝思追说。


   




       “好好好不怪大小姐怪我自己行了吧,怎么你们一个个都那么护着大小姐,你还是去和大小姐玩吧我自己一个人抄家规好了。”蓝景仪说着就要把蓝思追往门外推。


     




       门一下被推开了,是金凌带着仙子站在门外。


       




        “哟,大小姐知道来看看我了?”景仪一副欠扁的样子。


   




       “你!你叫谁大小姐呢!还有谁要来看你了!信不信我叫仙子咬你!”金凌被蓝景仪这句话气得立马想转头走人。


  




        “诶诶诶!别走啊,大小姐我错了还不行吗!”


    




        “都说了不要叫我大小姐!!!蓝景仪你抄家规还没抄够吧,要不要我现在就去找含光君再给你加个一百遍!”


    




         “别别别,我错了错了,我真的不想抄家规了,我都快抄到失去梦想了。既然大小姐你也来了那我们三个下山去玩吧!!我好久没有下山了,想去。”蓝景仪看了看蓝思追又看了看金凌。


     


         “好吧那我们去吧,刚好我也正想下山随意逛逛的。”金凌说。


     




          蓝景仪又看向蓝思追。


    


          “我没意见。”蓝思追依旧微笑着说。


    




            “好耶我终于可以出云深不知处了!!”蓝景仪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胖子。


    




        下了山来到街上蓝景仪便开始四处乱蹿,零零碎碎买了几个点心最后还忍不住买了常常被魏前辈称赞好喝的天子笑。玩了一大圈之后三人便找了一间客栈休息片刻再上山回去。蓝景仪拿出了刚刚买的天子笑,碰了碰蓝思追的肩膀问,“思追你说这天子笑真有那么好喝吗?”


  




        “思追也不知道,虽常常听魏前辈提起但从未喝过,毕竟云深不知处禁酒所以我也从未尝过。”


   




        “你们姑苏蓝氏就是规矩太多了,酒有什么好禁的,喝一点又无妨。”金凌说着已经拿起天子笑给三人都倒了一小杯。


     




         “大小姐你喝过酒吗?是什么味道的?”您的好友景仪好奇宝宝已经上线。


      




        “当然喝过了,但是味道我形容不太出来,反正就是挺香的就对了,而且我喝的也不是天子笑自然是不知道这天子笑味道怎么样,你们尝尝便知道了。”说着金凌就一口气喝完了他的那杯天子笑。


      




         景仪和思追互相看了看也犹豫着拿起来了酒杯一口气喝掉了,可能是真的没想到姑苏一杯倒是会遗传的,景仪仅仅喝了那一小杯就开始头晕目眩险些就要脸朝桌子砸下去,还好蓝思追及时拉住了蓝景仪他的脸才幸免于难。金凌的脸也有些红扑扑的显然也有些喝醉了但是他是不可能会承认的,所以当蓝思追询问他有没有事时他十分大声地说了句什么事也没有随即还开始笑话蓝景仪的酒量如此之差一杯就倒,现场唯一一个没有醉倒的蓝思追看着已经不太清醒这两人不禁默默扶了扶额,想了想要不要把魏前辈他们叫来帮下忙可又想到叫了魏前辈那么含光君肯定也会来要是发现他们喝成这样那自己和景仪又免不了被罚抄家规了还是罢了吧我自己来。


      




         思追刚想把已经倒在桌子上的蓝景仪扶起来,没想到蓝景仪突然伸出一只手乱扯慌乱中扯掉了蓝思追的抹额并且缠到了自己的手腕上然后继续沉沉地睡去,蓝思追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最后又看了一眼同样醉醺醺的金凌,要是把金公子这样送回云梦江氏的话江宗主怕是要拿紫电打断他的腿,蓝思追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就在这间客栈里先住一晚等明早他们醒酒了再说,便让还能够勉强能走路的金凌自己躺到床上随即抱着不省人事的蓝景仪放到了另一张床上,刚放下蓝景仪就开始不安分地动起来一下把蓝思追也拉倒在床上,压在蓝思追的身上沉沉地睡去,蓝思追挣扎了几下无果便就放弃了,看着蓝景仪微红的脸颊,蓝思追不知为何有些生气,如果今天跟你一起下山的人不是我,如果没有喝醉的人不是我,抱你上床的人不是我,你是不是也会对那人做一样的事情,可是那样的话......又怎么可以呢。可是自己对景仪的这种不知名的情感又是什么呢,是被允许的吗......


    




        清晨第一抹阳光照进客栈里的时候蓝景仪就醒了,睁开眼的第一个感觉是头疼,头疼,还是头疼,迎着刺眼的光线,蓝景仪揉了揉眼睛好不容易才适应,刚想从床上起来,手撑到的却是温热的肉体,蓝景仪这才发觉有什么不对便往自己的身下看去。蓝思追身上的衣物因为被蓝景仪一直压着变得狼狈不堪,好像隐隐约约还在上面看见了自己的口水印,再往下看去,不知为何蓝思追的抹额竟绑在自己的手腕上,总不会是蓝思追绑的吧?看着蓝思追一身被整得乱七八糟的衣服蓝景仪陷入了沉思,他不会对蓝思追做了些什么吧?应该不会吧,应该是在做梦吧肯定是的!蓝景仪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


     




         一声清脆响亮的“啪”一下惊醒了还被蓝景仪压在身下的蓝思追,蓝思追看向捂着半边脸有些泪眼汪汪的蓝景仪,“景仪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没事吧?”蓝思追赶紧坐起来捧着蓝景仪的脸看着他。


     




        蓝景仪的脸又噌的一下红了,,把脸别到了另一边,“没......没有,没什么。”


     




        蓝思追有些奇怪,但还是慢慢松开了手。


    




         “思追,那个你......你的抹额为什么会在我的手腕上绑着?”蓝景仪犹豫着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阿,原来景仪担心的是这个阿,是昨天晚上你喝醉了不小心扯掉的,没关系的,我不会要求景仪你对我负责的啦,你不要担心。”蓝思追微笑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阿,我还以为是你给我绑的呢,就说不可能嘛哈哈哈......可是心里面总感觉有些难过......”蓝景仪十分小声地说。


    




         “嗯?”蓝思追似乎是没有听清,只是有些疑惑地看着蓝景仪。


      




        “阿。没什么没什么。”蓝景仪急忙摇摇头,绝对不可以让思追知道我对他的心思。


        




        趁着蓝景仪还在发呆的时间,蓝思追已经下床整理好了衣物只差抹额还在蓝景仪手中。“景仪,你可否能帮我系一下抹额?”


       




         蓝景仪看了看手中的抹额,支支吾吾地答应了,便下了床将手腕上的抹额一圈一圈取了下来抚平再轻轻地放在蓝思追的额前小心翼翼地为他系上。


       




        “景仪系的真好呢!”蓝思追转过身朝蓝景仪微笑着。


        




        蓝景仪楞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红了脸。


        




         等两人都已经整理完毕后,金凌才慢慢悠悠地起来。


        




         不多时,三人就已经都梳洗好准备上山了。一路上,平常话最多最闹腾的蓝景仪竟然一句话都没说,金凌觉得有些奇怪但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便只好作罢,可能是景仪玩累了吧,金凌想。


        




         上山道别后三人便各朝姑苏蓝氏和云梦江氏的方向走去,金凌离开后便只剩下了蓝景仪蓝思追二人,蓝景仪走在蓝思追身后,呆呆地踢着地上的石子,连前面的蓝思追停下来都没发现,便一头撞在了蓝思追的背上,疼得蓝景仪鼻子一酸眼泪就要掉下来,赶紧捂住了脸,“景仪?你没事吧?”蓝思追急忙问蓝景仪。


       




        “没......没事,你你为何突然停下来害得我撞到你了。”蓝景仪低着头说。


       




         “因为景仪你今天太安静了我不知道你是否跟上了。”蓝思追说,“景仪是有什么心事吗?”


      




         “没啊,我蓝景仪能有什么心事啊是吧思追。”蓝景仪的脸又红了。


        




         “那好吧,那景仪要好好跟上我哦。”蓝思追说完便转过身继续往云深不知处走去。